走讀台灣-參訪曹謹公墓園記行
 
   
   
   
回到首頁
曹公文化節的由來
「曹公文化節」活動
「羔羊跪乳」、
 「慈烏反哺」的由來
曹公生平事蹟
曹公祠晉升曹公廟
尋訪曹公故鄉
參訪曹謹公墓園記行
曹公年表A
曹公年表B
曹公墨寶
頌贊曹公
 
節慶活動
參訪曹謹公墓園記行
鳳邑赤山文史工作室 鄭溫乾
 
  時間: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九日
我們一行六人尋訪曹謹公故鄉的夢幻組合,一切彷彿在冥冥之中,曹謹公早已安排就緒。
 
 
  經過前一天八月二十八日的焦作市(區級市、下轄沁陽市)、沁陽市(縣級市)的市容景觀、萬方社區、沁陽市人民政府的參觀、座談,對於曹謹公的墓園尚無絲毫概念。前一天晚上,由沁陽市市長楊婭輝女士在沁陽賓館餐廳的洗塵酒宴上,也只是雙方禮貌性的互相交談,楊市長的熱情接待,更使我們拉近與曹謹公故鄉鄉親間的感情。人親、土親,踏在曹謹公出生、成長、中舉、告病還鄉頤養天年的沁陽市,我們有進入親戚家的感覺。
 
 
  今天上午八時三十分許,負責安排我們前往曹謹公墓園的沁陽市曹謹研究會各位幹部,早已集合在賓館前停車場待命。事前在越洋電話連繫曹謹研究會會長馬俊哲先生時,聽到他充滿信心與喜悅的歡迎詞,我們只能說全憑時間的流程進展,水到渠成,如願達成。
 
 
  上午九時不到,相關人員準備就緒,坐上專車,並由沁陽市副市長馬林祥在前導車內帶領車隊,緩緩駛出賓館大門左轉,從北廟豯韞祁銃i入市區主幹道懷府中路,這一帶是沁陽古城的中心位置,沁陽市民一天的作息,現在都已動起來,在法國梧桐樹蔭形成的綠色隧道中,兩旁店家開門營生,以及汲來攘往的人群,這種生活步調,有點類似鳳山市的曹公路。只是,鳳山市曹公路兩旁種了十多年的莿桐樹,猛往上竄的枝椏,又經常被理成平頭,要想從兩旁合抱成綠色隧道,可能鳳山市公所管理行道樹的人員,要向專家多多請教才是。
 
 
  坐在車內,車行懷府中路,可以看到沁陽市繁華的一面,紅十字醫院、公安局、人民廣場、百貨大廈、民族大廈、影劇院、圖書館、文化局、林業局、工商銀行、郵政局等,都在兩側,很像鳳山市曹公路的機關、文教、金融區。
 
 
  從懷府中路左轉南門街後,街道變窄,但卻出現另一股古色古香的味道,古城內尚有保存完整的中國古典建築樓房,小販在兩旁人行道構成傳統菜市場景觀,還有一座奉祀大詩人韓愈的韓文公祠(這是意外的發現,下回一定撥時間造訪)。
 
 
  南門街顧名思義,是進出南門街道,古城城牆已不見,但環城護城河還是完整的保存下來,大約有一丈多寬,已呈淤塞,成為市區內的污水排水溝。看到這條護城河,又不禁想起鳳山市古城的護城河的命運,與沁陽古城護城河沒兩樣。曹謹公在道光十七年初抵鳳山,立即開鑿護城河一千一百二十四丈,構築城門樓六座及砲台六座,又彷彿是沁陽老家古城工事的翻版。由此可以印証,曹謹公每到一個地方主政,整頓治安與加強禦敵工事,都是首要之務。鳳山市現存平成、訓風、澄瀾三座砲台及護城河遺跡,都是他在任內的傑作。
 
 
  過了南門護城河,正逢城外路段在挖掘大排水溝,路面無法通行,車隊停在路邊,通過一處曠地,踩在黃土高原的沙土上,這種千古未變的地質,在未舖上水泥或柏油的地面,與曹公在一百多年前生活的時空環境,又得到一項印証。
 
 
  略帶赤紅色的黃土路面,引導我們走近曹謹公墓園。附近因位於城關南郊,如農舍的磚瓦房屋及純樸的街坊居民,與城區的高樓商業景觀景迥異,有一種寧靜的感覺。這條路因有曹謹公墓園,因此,早年即命名為「曹公巷」。
 
 
  曹謹公墓園距曹公巷與南門街口約一百公尺,位於南門街東側。在一九八七年八月七日,經沁陽市人民政府公布為「沁陽市文物保護單位」後,予以保存下來。從墓園外牆回望,這是一處坐北朝南的好地理。牆外是一片長滿雜草的荒地,隔著曹公巷的泥土路,視野開闊。
 
 
  曹謹公墓園佔地一千零四十平方公尺,面寬約十三公尺,縱深約八十公尺,屬沁陽市人民政府公有地,由文物局維護,墓園與外界豎一道約四公尺高的磚牆,中間留出一道約二點五公尺寬的門,設有漆上白色的欄杆式鐵門保護。沁陽市人民政府在東邊外圍的磚牆上,用當地出產的黑色板岩(很像茂林鄉多納地區特有的板頁岩),雕刻一塊「曹謹墓」的石匾,不像是新造的,好像知道我們會到訪,早已鑲崁在牆上,讓我們拍照存證,攜回鳳山稟告鄉親父老。
 
 
  接近曹謹公墓園外牆時,附近居民前幾天得知有台灣同胞要來祭拜曹謹,左鄰右舍奔相走告,一大早扶老攜幼,上百名民眾佇立路旁看熱鬧。當我們一行六人,由沁陽市副市長馬林祥引導到墓園大門口時,圍觀的民眾好像辦喜事似的,對我們露出微笑。路口及墓園四周,有沁陽市公安人員維持秩序,並請民眾讓出入園通道。轉身進入墓園舖上透水磚的通道時,曹謹公的墓碑及墳墓豁然出現眼前,我渾身怔了一下,這不就是我們從鳳山不遠千里所要見的曹謹公還鄉安葬的地方嗎?時空的拉近,我們感覺如在祭拜自己的先人一樣親切,一步步走向墓碑,大家的步伐放得很慢,早晨晴朗的陽光洒在墓園,空氣顯得亮麗清新。曹謹公若有知,他應該會以接納返鄉遊子般的心情,看待來自他早年奉獻智慧及心力的鳳山市晚輩。
 
 
  到達墓碑前,我環顧四周環境,覺得曹謹公在家鄉有此一塊安息之所,在鳳山市並有鳳山縣閤邑士民為他立廟奉祀,足堪告慰他一生所做的貢獻了。
 
 
  曹謹公的墳墓在墓園最後方,墓座成圓形砌磚環繞,上面一坏黃土堆成弧形,高約三公尺,墳前沒有台灣墳墓的正身墓碑及左右伸手等造型,僅在距墓基約二公尺前方,豎立一青石雕刻的墓碑,高約二公尺,正面碑頂修圓,上端刻字「名垂青史」及兩側虺龍紋飾,下端為題字「清故海疆知府曹謹之墓」,右側頭銜為「前台灣鳳山縣知縣淡水廳同知」,左側落款為「公元一九九八年十月沁陽市人民政府立」,似乎曹謹公有先見之明,早在去年十月間,動員沁陽市人民政府為他老人家修墓,以待一九九九年八月底的第一批台灣訪客到來。這樣子的參拜曹謹公墓園,對我們一行六人來說,也都是因緣際會,水到渠成。誰也沒有料到會如此順利來到曹謹公的沁陽老家,為鳳山市曹公廟的主神尋根祭祖,真是冥冥之中,曹謹公安排這樣具有歷史性的聚會。
 
 
  墓碑高二百公分,寬七十五公分、厚十五公分。墓碑前面未設置永久性供桌及香爐,臨時由沁陽市曹謹研究會擺了一張茶几作供桌。我們請研究會代購四果:哈密瓜、大梨、葡萄、蘋果;以及一壺清茶(倒出三杯)。我們從鳳山市曹公廟帶來了一把線香、一杯香灰(取自神明爐,以示從鳳山市帶著曹公的神靈,回到他墓地安息),一併供在碑前。一切就緒之後,沁陽市曹謹研究會也為我們的參拜祭祖,事先訂製了當地黑陶工藝特產的薰香爐(作為插香之用),這一連串的動作,自然而然成為沁陽市政府及墓園附近圍觀居民觀摩的畫面,因為這樣的祭祖儀式,在文化大革命之後,幾乎已經失傳。
 
 
  我們在鳳山市出發之前,已規劃好這樣簡單而不失隆重之禮的祭品,主要是還不了解當地的習俗,所以沒有準備三牲大禮,以素果、清香、清茶祭拜,正足以顯示曹公一生為官清廉的精神。也許,下次再去祭拜時,可以再豐盛一些。
 
 
  我們一行六人,面對這樣人生地不熟的環境,心情卻不緊張,反而如同祭拜自己的先人一樣,每個人都是心裡早有準備。領隊的林運臣理事長伉儷忙著與陪同人員交談,擔任此行蒐集研究工作的鳳邑赤山文史工作室研究員黃寬猛、陳怡霖、高雄縣觀光大使聯誼會副會長鍾英二諸兄,也不停的為現場氣氛拍照及錄影存證。我則是按部就班的準備祭拜事宜。曹公廟的香灰混合主墳上的黃土,擺在供桌中央定位就緒,其餘人員見一切均已備妥,大家先來拍一組祭拜前的合照,黑陶製的薰香爐也端正的放在供桌前的地面。
 
 
  時間是上午九時三十分許,我以虔敬的心情,點香準備分給與祭人員時,大夥兒發現林理事長夫人林美慧女士躲在墓後方,紅著眼睛說不出話來。我們圍著她問是什麼原因?她說:她感應到曹公的神靈回到墓園,她急得講不出話來,卻又不知道如何告訴大家,只好跑到後方靜靜的流淚,好讓這股激動的情緒平穩下來。一時之間,大家也都為曹謹公的神靈回到家而感到高興。林理事長夫婦為虔誠的佛教信徒.長年茹素,我們六人的尋根之旅,他們伉儷全程素食,而我們四人則葷素不拘。最後四天,為方便美麗佐導遊李孟軍安排三餐,我們也放棄葷食,隨緣與他們一起吃素,結果是皆大歡喜。林理事長夫人林美慧女士的靈通,我早有耳聞。因此,對於曹謹公神靈出現在墓園,我們都深信不疑,皆認為是個吉兆,只淡淡的向幾位在場幹部說:曹公回來看看他的老家。大家也都欣然一笑。
 
 
  祭祖儀式由林運臣理事長擔任主祭、林美慧女士、陳怡霖代表我們致祭(黃寬猛、鍾英二及我都賦有拍照任務),另外沁陽市委員會政協主席買西海代表沁陽人民陪祭,其餘幹部則在後與祭,約有近百位鄉親觀禮,為我們祭祖儀式司儀是沁陽市曹謹研究會馬俊哲會長。事後,河南省旅遊局宋全忠處長、河南日報記者李黎祥、河南廣播電視報編輯部主任趙保富及沁陽市電視台等,都為此次的尋根祭祖做了精彩的報導,也在對岸引起很大的回響。
 
 
  林運臣理事長擔任我們六人尋根之旅的領隊,對曹謹公為官的清廉愛民的精神,信之不渝,由他領導近百位在場人士上香、獻果、獻茶、行三鞠躬禮,虔誠之心,溢於言表。相信這一段感人的畫面,曹公地下有知,沁陽市鄉親有知,鳳山市鄉親有知,都會對曹公的德澤,永懷不忘。
 
 
  行三鞠躬禮之後,林運臣理事長拿起一杯來自鳳山市曹公廟香灰混合主墳黃土的祭品,依順時鐘方向,一小撮、一小撮的撒在墳堆上,剩餘的半杯香灰與墳土,我們連同玻璃杯留在墓碑前,暫時充當永久性的香爐。以後,如有人到曹公墓前上香,也都可以將香支插在上面。至於那座精緻手工捏成的黑陶薰香爐,我們則視若至寶,徵求贈送單位沁陽市曹謹研究會的同意,裝了八分滿的墳土,密封打包,隨往後的行程,搭機跟著我們回到台灣,準備獻給鳳山市曹公廟,作為鎮廟之寶,也表示沁陽市全體人民對家鄉先賢曹謹公,德被鳳山縣先民永誌不忘的敬意。
 
 
  關於黑陶薰香爐,當天上午也有一段插曲。在準備上香祭拜以前,還是剛出爐的完整無缺。正當我們要拍照留念時,同行的「小胖」陳怡霖兄倒退時,不小心踢翻了,結果寶塔式頂蓋的圓錐提把,落地摔壞,其他部分則無損。我在心裡暗驚,是否這是一種暗示「歲歲(碎音)平安」。提把因是訂製,無法更換,我想回到鳳山後,再想辦法以其它物件修飾,仍無損於沁陽市人民的一番美意。「小胖」對此心有內疚,我則安慰他「曹公對我們的虔誠心意,不會計較這件小事的。」我想:或許這段插曲,是曹謹公給自己開的小玩笑,也說不定。
 
 
  重頭戲的尋根祭祖儀式,順利進行完畢,後續還有一段高潮。此行為表示誠意,以及尊重曹公的意願,我特別向高雄農田水利會盧榮祥會長及李國隆總幹事說明,希望他們向曹公金身請示,盧會長指示鳳山水利工作站林時雄站長,親自向曹公金身擲筊杯請示,得到曹公准許取用香灰做為我們一行六人的護身符。另外,也用一杯飲水塑膠杯裝了香灰,帶到墓園撒放。
 
 
  林時雄站長請示准許後,破例以曹公廟香灰製作了一百個香火袋(串上紅絲線,可以掛在胸前,或隨身手提包內),並在香爐前過火。其中,我取得三十個,分送六人外,餘二十四袋放手提包內,當場取出分送觀禮民眾。
 
 
  在分送之前,特別向曹公的鄉親說明贈送香火包的來歷,並希望曹公也能保佑大家身體健康、事業平安、升官發財。隨後,交給林理事長轉發。沒想到,話才說完,幾十隻手搶著要保有曹公香火袋,幾位在場的沁陽市人民政府領導幹部,也高興的拿著香火袋,如獲至寶。我們祝福這些幸運的鄉親,也能接受曹謹公的庇佑。下次有機會再來,香火袋有必要多準備一些。
 
 
  送完了香火袋,我們也為此行做了歷史見証。拿出印有紅底白字「鳳邑赤山文史工作室.清朝鳳山縣知縣曹謹公故鄉尋根之旅」的布條,攤在茶几上,請在場觀禮的沁陽鄉親簽名留念(一路上,這塊布條幫我們做了不少見證,拉近友誼,留下友誼),將來高雄農田水利會開闢曹公文物紀念館時,這塊布條將會成為該館的歷史性文件之一。沁陽及河南來的貴賓,看到他他們自己在布條上的簽名,也會讓時光倒流,歡笑聲再起。
 
 
  在紅布條簽完名之後,我們再度邀請觀禮的領導幹部、左鄰右舍鄉親合影留念。
 
 
  文字、聲音、影像都存入永恆的記錄之中,一場前後歷經約一小時的歷史性祭拜曹謹公墓園的記憶,即使是在平安回到鳳山市的工作室內,在下筆寫「參拜曹謹公墓園記行」的此刻,一切過程好像電影片倒轉,那麼的鮮明,沁陽市許多第一次見到的和善面孔的鄉親,歡笑聲似乎仍迴繞耳畔。楊婭輝市長領導的同僚幹部,像接待返家的遠親般,給予我們一行六人如家人般的照顧,願她們的熱情與笑聲,為鳳山市鄉親搭起互動交流的橋樑。我們相約西元二千年洛陽牡丹花開的四月天,在沁陽相見之外;她們也盼望在西元二千元能實現組團親至鳳山市曹公廟參拜鄉賢的願望。但願這一切因曹謹公牽線的感恩尋根之旅,能夠基於對曹謹公的尊敬而愈走愈近,愈走愈親。

 


國家圖書館著作權聲明 Copyright 2004 National Central Library
鳳邑赤山文史工作室 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