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讀台灣-《卷七》、 采風篇
 
   
   
   
回到首頁
市長序
作者序
導 讀
卷一、諸山篇
卷二、水域篇
卷三、路橋篇
卷四、聚落篇
卷五、城池篇
卷六、街市篇
卷七、采風篇
卷八、公共建築篇
 
 
老地名
《卷七》、 采風篇
 
<第68講 > 牛灶
 
 
  淘汰的耕牛,在農業社會缺乏蛋白質來源的時候,是一項重要肉質美味,牛灶是宰殺肉牛的地方。相傳老牛被送往牛灶之前,知道自己的末日已到,回想人類在前大半輩子使喚牠出力耕田,老年還要送到屠宰場利用剩餘價值,不禁悲從中來,掉下眼淚表示無言的抗議。牛灶遺址在現在大統百貨(舊鳳山戲院)後面巷內。現在吃的牛肉都以進口肉牛屠體為主,真正土產牛肉,少之又少,牛灶為人工屠宰牛隻的場所,已成歷史名詞。
 
 
<第69講 > 豬灶 
 
 
  殺豬是古老的行業之一,是人類主要肉食來源。鳳山市經武路肉品市場採電腦化一貫作業,從進場、拍賣、屠宰、分割處理,既乾淨又衛生。屠宰場俗稱「豬灶」,光復後與牛灶分開,遷來現址。以前殺豬時,都在清晨,附近居民睡夢中聽到豬的慘叫聲,習以為常。現在已採電殛安樂死方式殺豬,慘叫聲沒有了,這是較人道的做法。屠宰業者為安慰豬靈,立「獸魂碑」以示感念,並於每年農曆七月普渡時,予以祭拜超渡,減輕罪業。另民間小養豬戶煮豬菜時,所用的大灶,亦稱「豬灶」。
 
 
<第70講 > 豆油間
 
 
  鳳山市區最有名的「豆油間」,非「新化齋醬油工廠」莫屬。創辦人余鎮邦來自新化,光復後,賣掉老家田產,帶了二百元來到鳳山創業,買下中正路一四二號現址,做起釀造醬油(閩南語稱「豆油」)的生意。由於當時仍屬手工遵古法釀造,無法大量生產。直到工業醬油工廠興起,傳統釀造的醬油工廠漸漸不敵,傳到第二代余永字手中,決定在民國七十年退出戰場,新化齋的「豆油」從此絕響。其弟余永宗表示,以前販賣醬油非常辛苦,要用腳踏車載到鄉下推銷。天天從醬油工廠飄出來的豆油醱酵香味,仍令老一輩鳳山人念念不忘呢!
 
 
<第71講 > 草索仔間
 
 
  「草索仔」即「草繩」;在尼龍繩未出現以前,麻繩是最堅韌的繩索,但較昂貴。為取得物美價廉的繩索,用田裡收成的稻草為素材,透過簡單的絞繩工具,即可將三小股的「草索仔」,絞捲成一條粗草繩,這種絞繩的工作寮,市井小民皆稱作「草索仔間」。最早的「草索仔間」是用腳踩作動力,後來由馬達代勞,作業速度加快,手腳稍敏捷的孩童,經一小段時間訓練,都被派作投放稻草桿的幫工角色。鳳山市早期設置「草索仔間」的地點很多,如:東門、石橋、三角公園、城隍廟前曠地等,都是當地角頭特有的產業地標。
 
 
<第72講 > 甕仔厝
 
 
  陶製的大甕、小甕是先民用來盛裝食物或醃漬食物的方便容器,將甕累積到一定的數量,利用甕本身的古樸造型,在外牆或窗邊排列,作為有趣的構圖,相當雅緻。在成功路四十九巷(鳳山客運總站正後方),以前有三戶人家以甕為牆,令在地人印象深刻,直呼「甕仔厝」而不名,現已因拆除改而消失了。
 
 
<第73講 > 道爺部
 
 
   道爺部在縣立體育場西南邊,也是早期西門至南鬥間的城郊地帶,種菜或種甘蔗,並有大型的抽水幫浦供應灌溉用水,台糖小火車從鳳山火車站開出,往西南路線經過現今五權路(軌道已拆除),在道爺部設一車站,方便往前鎮、小港居民搭乘。道爺部的存在,有人說此地在清朝中葉起,即有農民集資,在附近開墾蔗田,大量種植食用的紅甘蔗,設置糖部,硤蔗成汁,再熬者成紅糖(閩南語叫「黑糖」),使道爺部得以因蔗糖產業而留名至今。
 
 
<第74講 > 牛寮仔
 
 
   鳳山市北方的牛稠埔,與南方的牛寮仔南北呼應,都是農村部落牛隻成群的代名詞。牛寮仔在五甲高速公路以東,鳳山溪以西。附近地勢平坦,青草茂盛,養牛人家在此搭寮,繁殖耕牛,供應農家買去耕田,以減輕粗重的勞力。牛寮仔也是甘蔗產區,現已完成土地重劃,未來是南鳳山的大型新社區用地,遠景可期。高雄市紅毛港遷村案,計畫遷來此地。
 
 
<第75講 > 乞食寮
 

 

  乞丐(閩南語稱「乞食」)、羅漢腳(遊民)往往成為治安及社會福利一項痛處。以前的乞丐,以乞討維生,而鳳山縣城經濟富庶,自然乞丐成群,接受丐首領導。乞丐有時也會構成治安問題,例如:行竊、勾結匪徒當線民,滋事擾亂廟會、向婚宅討賞等。傳統的民間習俗,仍認同乞丐一行的存在,佈施乞丐,也是一件功德,往往對乞丐有求必應。出來行乞一天的乞丐,日落也要有個歸宿。因此,破廟、荒宅常成為這夥人的棲身處。鳳山縣城也不乏此類乞食寮,例如:早年的仙公廟、福德宮(過溝仔街)、有應公廟(柴頭埤畔)等處。現在,乞丐幾乎已成絕跡,而由肢體殘障者乞求救助,取而代之。
 
 
<第76講 > 幫浦寮仔
 
 
  「幫浦寮仔」又稱「幫浦間仔」,住於縣立體育場東北側排水幹渠邊,近澄瀾砲台。日治期間,為抽取曹公圳幹渠水源,灌溉沿圳的高田,乃採用電動抽水馬達(俗稱幫浦),將曹公圳的水抽上來,作為附近地區農田灌溉用水。在「幫浦寮仔」附近的農田,以蔗田、菜園為主,其間也有墓埔。此地屬郊區,日治期間,地廣人稀,現在除台電鳳山服務處四周有社區房舍外,已無蔗田,「幫浦寮仔」的抽水灌溉作用,算是當時較新穎的灌溉技術,具有地標功能。
 
 
<第77講 > 下菜園仔
 
 
  下菜園仔是早期清朝鳳山縣新城南門城外的荒郊,光復前是一片菜園、甘蔗園及墳墓區。從鳳山市中山路與五甲一路口以南的五甲一路兩旁,這一帶都叫「下菜園仔」。廟宇金碧輝煌的鎮南宮仙公廟,在改建以前,當時也只是城郊的一間小廟。日據時代,這裡是罹患傳染病患集中隔離場所,在醫藥衛生不發達的年代,患者只有在此自生自滅,死後一律火化,骨灰在廟旁集中保管。五甲國宅落成後,下菜園仔才繁華起來。
 
 
<第78講 > 田中央
 
 
   「田中央」是一個非常小的村落,座落在鳳山東南區,從陸軍步兵學校往過埤仔之間。此村落取名「田中央」,顧名思義,是在四周都是稻田的環繞下,農民在距田最近的空地,搭建房舍,幾戶人家結鄰為伴,田中央在古時候,應是一個迷你村落。此村落為步校南側村莊,東側山上,曾建有一座號稱全省最高的福德爺廟,因佔用軍方土地,於民國八十三年五月十四日清晨五時,被陸軍步校訴請高雄地方法院強制拆廟還地,斥資數億元的福德廟,頓時夷為平地,因而轟動一時。
 
 
<第79講 > 蓮霧宅仔
 
 
   蓮霧是亞熱帶水果,以前大戶人家,常在院子一角,或是屋前、屋後種植蓮霧樹遮蔭,夏天樹上長滿串串如鈴鐺的蓮霧時,往往令小孩子垂涎三尺。蓮霧宅仔(宅仔閩南語指果園的意思),即蓮霧園。在鳳山古城南門外,一百多年前,也是蓮霧滿園,成為附近居民明顯的地標之一。現在發展出精緻農業,林邊黑珍珠、六龜黑鑽石等蓮霧特產,口碑甚佳。早期的蓮霧還未量產上市,社區的蓮霧主人,有的採下後,送左鄰右舍分享,有的任憑自由採摘,亳不為意,這種土生土長的常見水果,既使是幾株殘留的老蓮霧樹,長出的果實又小又難入口,恐怕連三歲小孩都嫌它不好吃,土生品種的蓮霧如今已成絕響。
 
 
<第80講 > 龍眼園.楊桃園
 
 
   宅仔(閩南語音)是指鄉下或郊區的果樹,大量栽種之下,形成一處具有景觀特色的果園。現在鳳山市內已無如此景觀,但是早在清朝年間,鳳山城區及城郊,以種植果樹成園者,在龍山寺後方,鳳山溪東岸的灣子頭(王生明路)一帶,即為龍眼果園;南門外五甲一路東側,早期販賣牛隻成市集的鳳山牛墟附近,即有蓮霧果園;平成砲台濠溝對岸,也有楊桃果園。每當果實成熟季節,這些果園常成為附近孩童「偷襲」的對象,提起採果、啖果的樂趣,許多市區耆老至今仍回味無窮呢!
 
 
<第81講 > 檨仔湖
 
 
   檨仔湖(湖字閩南語發音ㄨㄛ′),意指種植很多芒果樹的地方,現在鳳山市區內要想看到很多棵芒果樹種在一起成林,很難。但是,早期市區內有很多空地,除了種稻、種菜之外,大多種植果樹。檨仔湖的地名,位於鳳山溪東門一帶,一百年前,還保存良好。每年入夏時節,芒果成熟,附近的小孩往往喜歡跑到檨仔湖去玩耍,膽子小的,只撿樹上掉下來的芒果,膽子大的就用竹竿敲打,或用石頭投擲芒果。在芒果樹下,大啖芒果,是孩童時代最愜意的事,現在檨仔湖已經消失了,要想在芒果樹下享受吃芒果的滋味,只有到鄉下產地果園尋樂一途了。
 
 
<第82講 > 刮豬巷仔
 
 
   三民路鳳山郵局旁,在雙慈亭左側後方,仍保留數座古厝。在日治時期鳳山市區內,不到十戶的豬肉販中,巷內就佔了六戶以殺豬為業,每天販賣豬肉。在早期經濟不富裕的年代,天天有豬肉吃,是許多人嚮往的口腹之慾。屠戶的收入,利潤比現在的「肉商」還高,世代以此為業,生活也都高人一等。現在新生代卻不想繼承祖業,紛紛改行轉業,徒留「掃獂悒J」成為歷史名詞。
 
 
<第83講 > 摸乳巷
 
 
  全省最有名的「摸乳巷」在鹿港老街,而鳳山市老地名中的「摸乳巷」,卻不在市區古街巷內,此處所指的「摸乳巷」,位在過埤里里長簡慶滿的簡家開基大厝後的山坡上。原來,在未開闢現在的過埤路寬大馬路前,過埤庄往大寮時,須經山上一處牛車走出來的山凹小徑。這處兩邊山壁對峙的牛車小徑,男女擦身而過時,傳聞有些男性路人,見四下無人,會趁機伸出「祿山之爪」,偷襲村婦胸部,如同現代「城市之狼」,令婦女頗無安全感。在古時候男女不平權的時代,男人以此相傳而沾沾自喜,女人則忍辱不敢張揚。這條山徑成了「摸乳巷」,也顯現早期女性不被尊重的一面。現在,這條「摸乳巷」早已消逝在荒煙漫草之中了。
 
 
<第84講 > 埤底公
 
 
   埤指「柴頭陂」,埤底公係指守護柴頭陂的土地公。古時對於山川、社稷均相信有一神祇駐守護祐。因柴頭陂是鳳山古城外的一片天然大水塘,自然有土地公鎮守,俗稱「埤底公」。由於柴頭陂近城,除了供應灌溉及民生用水之外,夏天常有城內居民到此嬉水,每年總會溺死幾個人,甚至含冤受屈的婦人,也會到此投河自盡。柴頭陂冤魂幢幢,先民乃集資立廟,用以鎮壓冤魂作祟。埤底公廟即柴頭陂土地公廟,位於靠近城區的柴頭陂西側,現址在民生路六十一號旁。廟門對聯:「埤上忠魂貫日月,底存英靈照乾坤」,明白的說出「埤底公」的來歷,每年農曆八月二十日是埤底公福德正神的生日。
 
 
<第85講 > 火藥庫
 
 
  「火藥庫」顧名思義,就是指清末時期,儲放大批軍火的地方。在鳳山縣新城內,火藥庫就設在東門內。有一天,作者在閱讀「鳳山縣采訪冊」(盧德嘉主修),讀到附貢生黃文儀「守火庫」一詩中,提到「數間火藥庫,僻在城東裡。環植竹四圍,用以藏軍器」,對於心中一直在查證「火房口」地名由來的我,豁然開朗;「火房口」者,火藥庫前也。位置應在縣城東南角一帶。鳳山縣採訪冊云:「火藥庫在縣城中軍衙右,計八面,環植刺竹,外濬溝渠,周里許,咸豐三年被賊水灌壞,四年參將曾元福修。光緒十八年被風損壞二間,現存六間,十九年守備王得凱重修。」現在的火藥庫,為顧及火藥爆炸的強大威力,大都選在山區或荒郊。
 
 
<第86講 > 虎穴仔
 
 
   「虎穴仔」泛指現在鳳山市第二市場一帶,位於柴頭陂西南方,距天公廟數十公尺。此地原有一座小廟,奉祀孚佑帝君(呂仙祖、呂洞賓),為八仙之一。由於香火不盛,廟小且殘破,呂仙祖金身也呈現斑駁,鬍鬚都掉光了,信徒仍無力整修。日治時期,鳳山街役場為取得一塊公園用地,決定填平「虎穴仔」沼澤區,小廟也面臨拆除命運。當時負責工程的日本人包商靜田氏,提供五十圓(日圓)請人將仙公神像移走,但沒人願意,最後包商只好親自將仙公神像請(扛)去現在的仙公廟安置,為鎮南宮仙公廟日後香火鼎盛,種下一顆善因。
 
 
<第87講 > 鼎簸穴
 
 
  此穴在風水地理上的特徵,係指圓弧型的山崙,宛如反過來的鼎蓋 (大鍋蓋);又彷如餐桌上的菜罩(閩南語叫敢仔)。鼎敢穴地勢比四周高,不易遭水浸,又因風水上屬良穴。因此,非有福份之人,不敢輕易在此穴上築居室。鳳山市雙慈亭最早主祀觀音菩薩,其神龕下即屬鼎敢穴,不但是全市區最高點,也是廟前三民路高丘脊線(俗稱龍脈)的龍頭,鳳山市昔稱「陂頭街」或「下陂頭」,漸漸演變成草店街、家具街等繁華街市的老街,雙慈亭是鳳山市區歷史最悠久的古廟,也是開庄發源地,從廟的鼎敢穴地理位置可為佐証。
 
 
<第88講 > 大老衙
 
 
   大老衙在三民路與雙慈街口一帶,是清朝鳳山縣城最繁榮地帶,有魚市、鴨市、菜市、柴市商販在此聚集,進而演變成現在的第一公有市場。此地為鳳山市有名的傢俱街三民路西段,昔稱「大廟口街」。西側因有鳳山縣城最古老的大廟「天后宮」而得名。天后宮於乾隆十八年增建前殿,奉祀觀音佛祖及天上聖母,而後改稱「雙慈亭」。此一地區,是鳳山市開基之地,鳳山第一街原貌,仍保存在雙慈亭南側二八五巷內。
 
 
<第89講 > 三角窗
 
 
   三民路(傢俱街)與中正路口,是古城區內東西、南北兩條主幹線交會點,形成丁字路口的三角窗位置,正是商家口中的黃金店面,做生意可以左右逢源,廣納四方財。日治時期的這處路口,其地名就叫「三角窗」。路沖的位置,原為客籍居民信仰的三山國王廟遺址,因年久失修,改為警察派出所用地。而派出所前的兩處三角窗地帶,構成當時最繁華的商圈,店屋緊臨開設,百貨雜陳,人潮聚集,在老一輩的市民口中,喻之為鳳山市的「西門町」,其盛況由此可見。
 
 
<第90講 > 火房口
 
 
   第二市場原來是個公園,稱「鳳山公園」,旁邊為舊體育場,現在則是鳳山市區內最繁榮的黃金地區。火房口是老一輩市民流傳下來的古老地名,雖然在縣城之內,因地勢較低,住家較少,看不出繁榮跡象。十年河東,十年河西,經過設立第二市場及廢除舊體育場,並新闢光遠路,因此地價上漲,火房口成為寸土寸金的地段,大東國小現址,以前也叫火房口。根據老一輩鳳山人表示,「火房口」地名由來不詳,應是日人據台時誤寫。又有一說,推測是客家人「伙房口」。另一說是火藥庫口。
 
 
<第91講 > 允龜巷口
 
 
   早期鳳山縣新城內,街道零亂,沒有實施都市計劃,道路曲折之外,也因地形高低起落,而有令人莞爾的街道名稱。譬如:現在的三民路與維新路口,由於三民路為丘陵脊線,南北向的維新路跨在三民路脊線上,從路口往南北斜伸,現在仍有這種上坡、下坡的感覺。在未拓寬維新路以前,這一帶被稱為「允龜巷口」,即是地形關係而取的街道名稱,頗為傳神。
 
 
<第92講 > 絞場
 
 
   「絞場」就是指「刑場」。鳳山古城在清末時期,縣衙門每屆秋決,死刑犯砍頭的刑場,設於現今鳳山國小運動場外圍的澄瀾砲台外側,劊子手使用鬼頭刀將人犯斬首之後,在澄瀾砲台附近芒果樹「懸首示眾」。因此,許多住在鳳山的老一輩市民,從祖父輩口中叮嚀,不要到澄瀾砲台前走動。但是有些膽子大的,一遇行刑,還會從頭看到尾。數日後,直到高掛的首級,因頭皮腐爛而與髮辮分離落地,才准家屬送去與屍體合葬。入夜後,此地更顯得陰森森,更令人不敢路過,迄日治時期,此處絞場才作廢。另外,南門及東門也曾設置類似刑場。
 
 
<第93講 > 春牛埔
 
 
   牛埔是提供農民放牧牛羊的草原,清末的鳳山市仍屬地廣人稀的古城市,城外荒郊人煙稀疏處,都是公眾放牧之地。春牛埔位於想思林庄通往小港方向的城郊,現在的步校王生明路一帶,早先無人在此耕作。日人據台後,將此處徵收,一部分作為軍事用途,一部分由小港製糖廠開發為甘蔗區,附近都是蔗田,並有五分車支線抵達蔗田,以便採收時,將甘蔗運往小港糖廠製糖。
 
 
<第94講 > 炸彈窟
 
 
  炸彈是近代軍事科技下的產物。鳳山人飽受戰火威脅,最近的年代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約在民國三十三、三十四年間,丟擲炸彈的是美軍轟炸機。只要是光復前出生的長輩,這一輩子都有躲空襲警報的經歷。警報響起之後,城裡的人若非躲進防空洞,就要往空曠的隱蔽物躲藏,十幾分鐘後,轟炸機就來了,有的掃射,有的投夷燒彈,有的是投大炸彈。鳳山市三民路大廟口至柴頭陂位於轟炸機的航道下方,被丟了好幾次炸彈及掃射,逃過一劫的市民,至今仍心有餘悸。有一次大轟炸時,一枚五百磅的炸彈,在柴頭陂畔爆炸,造成陸地一個約有四間教室大的窟窿,鳳山市民就指該地為「炸彈窟」,今已填平。
 
 
<第95講 > 龍目井
 
 
   龍目井係取地形龍脈的雙眼位置,鑿井得泉而命名。鳳山市的龍目井,位在赤山社區的文山里文山路鳳山熱帶園藝試驗分所門口西側民防指揮中心圍牆外;以及文育街八十號玄天宮左側,各有一口古井,相傳已有二百年的歷史。赤山耆老指出,當初是因一名唐山來的地理師,在赤山庄受到庄民熱忱招待,臨走時,決定回報,乃詢問庄民:想喝好水,或出賢人。庄民開會決議是:出賢人,只庇蔭一家人;倒不如喝好水,全庄受惠。地理師乃決定二處山腳下,開挖得泉,甘甜清涼,成為早期赤山庄民製作「赤山粿」的秘方之一。兩口龍目井水源終年不竭,現仍供應附近住戶取用,但已加設不袗蓋,以策安全。家戶取水,採馬達插管,抽送到家中,不必像以前挑水那麼辛苦。
 
 
<第96講 > 復興台
 
 
   在鳳山運動場未改建成第二市場以前,日治時期,這裡是居民休憩之處,有公園、涼亭、柴頭陂水景,景色優美。運動場有一座司令台,每逢大型集會遊行,司令台的麥克風就派上用場,並有專人負責維護司令台擴音設施,提供集會使用。但是司令台管理員,閒著沒事時,也會找搭檔築方城之戰,與現在的老人公園、運動場某些角落沒多大差別。司令台在光復後,配合光復大陸政策,稱為「復興台」,每次遊行隊伍,都在此地集結後出發。約在民國四十三年,復興台改到現在的高雄縣救國團內,其台階尚存,台後則增建為現在的辦公室。
 
 
<第97講 > 三抱竹仔
 
 
   有村落的地方,莊民除了種植果樹或榕樹遮蔭之外,村落入口要道,偶爾種竹為籬。牛稠埔村落北方,通往鳥松的官道旁,早期種了三叢刺竹作為地標,過了三叢竹,往北到鳥松,往南則進城,閩南話口音叫「三抱竹仔(亦作三苞竹)」,介於鳥松鄉與鳳山市最北邊交界地帶。「三抱竹仔」屬鳥松鄉轄區,但與鳳山人有地緣關係,特予列入一百講,以誌不忘。
 
 
<第98講 > 鳳山大學
 
 
   大學是「大屎礐」(礐音ㄑㄩㄝˋ,屎礐閩南語指茅廁,礐與學閩南
語諧音),正面讀音,大學是很令人嚮往的地方;可是在早期農業社會,能上大學的人才,真如鳳毛麟爪。販夫走卒,三教九流之徒,一輩子只能望大學而興嘆。在常民生活中,出現與「大學」諧音的「大屎礐」時,自然容易在底層社會中流傳,而成為社會上通俗的地標。「大屎礐」者,乃指大型的家庭水肥集中場,位於「下菜園仔」(今鎮南宮仙公廟附近)。日治時期,為求住家公共衛生(當時尚無化糞池及沖水馬桶設備),有一批專挑城區住家水肥的雜役,定期將住家水肥挑往郊區水肥集中場傾倒,鳳山人稱此為「鳳山大礐(學)」,並成為流傳的笑話。如果有人說他要去「讀鳳山大礐(學)」那就成了大家的取笑對象了。
 
 
<第99講 > 瓦窯仔
 
 
   瓦是傳統閩式建築重要建材之一,多為紅瓦。燒製紅瓦的瓦窯,由於蓋窯及堆置土方、瓦胚、成品,都需要廣大的空間,高大煙囪更是一個地標。距鳳山古城區最近的一處瓦窯,設在灣仔頭(今王生明路川府餐廳對面)的鳳山溪東岸。光復後,紅瓦仍流行一陣子。民國六十年代以後,鋼筋混凝土陽台透天厝崛起,傳統紅瓦作屋頂的平房或二層樓房,漸遭淘汰,紅瓦的市場開始萎縮,瓦窯的前途也黯然無光,只好走上「封窯」一途。
 
 
<第100講 > 畚圾寮仔
 
 
   糞圾即垃圾也。城市居民每天製造大量的垃圾,如不做好資源回收,一旦垃圾掩埋場爆滿,垃圾堆積如山,就會引發激烈的垃圾大戰。鳳山市公所近年多次面臨垃圾無處堆置,曾在地方上引起軒然大波,相信市民記憶猶新。不過,在未邁入高度工商城市以前,光復後不久的年代,無所謂垃圾問題,城裡的垃圾堆在西南郊區的台糖蔗園,約在現今協和里平等路一帶,稱為「糞圾場」。撿破爛的拾荒者,無處棲身,在此搭蓋簡陋的違章建築,其住處即稱作「糞圾寮仔」。現在此地已開發為五甲國宅社區及透天住宅區,並且在黃昏時刻集結成露天市場,也被稱為「糞圾市仔」。
  
 


國家圖書館著作權聲明 Copyright 2004 National Central Library
鳳邑赤山文史工作室 製作